2018年度四川省法院十大典型案例(刑事部分)

文章中心

 

案例一:唐小波在網上造謠傳謠被判尋釁滋事案

 
一、基本案情
2017年4月1日早晨,瀘縣太伏中學學生趙某被發現俯臥于該校男生宿舍樓外地面,經確認已死亡。當日下午,趙某家屬趕到案發現場要求政府查明死因,導致群眾圍觀。瀘縣公安局隨即對趙某死因展開調查,于次日通過“平安瀘縣”官方微信公眾號發布了“趙某損傷符合高墜傷特征,現有證據排除他人加害死亡”的通報。同月3日,瀘縣公安局再次通過“平安瀘縣”官方微信公眾號向社會公布了“無證據證明趙某系他殺,趙某損傷符合高墜傷特征”等情況,并告知將依法對網上造謠、傳謠者進行處罰。
同月3日中午,被告人唐小波來到瀘縣太伏中學門口及附近參與圍觀,用手機拍攝警察現場處置的視頻,在明知“趙某是被打死的”信息不實的情況下,仍于當日15時許將拍攝的視頻配以“太腐敗了,孩子明明是打死的,非得說是跳樓摔死的……”等虛假言論發表在自己的QQ空間,后該言論和視頻被轉發13400次,8.7萬人點贊,評論310條。隨后,唐小波利用其QQ號先后建立了三個QQ群,用于討論該事件,并在QQ群中傳播其拍攝的現場視頻和虛假的評論以及其下載的用于混淆視聽的其他視頻。同月4日,唐小波通過“說說”編造、傳播了“……孩子被5個霸凌打死在學校,公安局和學校為了掩蓋事實真相而說孩子是在學校意外墜樓死亡……武警、民警、特警持鐵桿毆打街上不能接受公安局及學校和政府說法的百姓……”等虛假信息。
同月5日上午,瀘縣太伏鎮派出所民警對被告人唐小波在網絡上發布言論的行為進行了勸阻。但唐小波繼續利用“快手”直播軟件,到瀘縣太伏中學附近進行現場直播,在直播過程中向網友宣傳“為死者喊冤,政府又要動用武力進行鎮壓”等虛假信息和煽動性言論,并邀請網友到現場聚集,給政府施加壓力。同月6日,唐小波見他人在瀘縣太伏中學門口打出“還我清白、徹查兇手”的橫幅,遂上前幫忙牽拉橫幅,并由他人拍攝視頻、照片發布于網絡上。唐小波還與QQ群其他成員商議,由群成員籌資交給唐小波購買煙花爆竹到現場燃放以“悼念趙某”,準備借機生事并擴大影響。同月7日上午,被告人唐小波在瀘縣太伏鎮街上被瀘縣公安局民警傳喚到案。
瀘縣太伏中學學生死亡事件發生后,由于唐小波等人在網絡上傳播虛假信息,致使大量不明真相的群眾在太伏中學門口長時間聚集,導致太伏鎮街道交通一度中斷,太伏中學被迫停課兩天。為維護當地的秩序,瀘縣公安局全員出動,并通過瀘州市公安局調集了鄰縣區民警以及在四川警察學院的集訓民警,與政府、村社干部及民兵共同配合,全力維護瀘縣太伏鎮街道及周邊社會秩序。經過當地政府及時向社會通報情況進行辟謠,組織大量人力、物力,采取各種措施維持社會秩序、網絡秩序和現場秩序才逐漸得以好轉。
二、裁判結果
四川省瀘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唐小波為發泄心中不滿,對拍攝的視頻編配大量虛假解說信息并故意在網絡上傳播,親自和煽動他人到現場起哄鬧事,且在公安機關勸阻后仍不停止,造成當地公共秩序嚴重混亂,其動機卑劣,行為惡劣,已構成尋釁滋事罪,依法應予嚴懲。但被告人唐小波當庭自愿認罪,可以酌情從輕處罰。結合被告人唐小波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社會危害程度綜合考量,依法以尋釁滋事罪判處被告人唐小波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并沒收其作案手機、筆記本電腦、硬盤等作案工具。
一審宣判后,本案在法定期限內沒有上訴、抗訴。一審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
三、典型意義
在信息技術迅速發展的今天,網站、微博、論壇、聊天軟件等網絡平臺成為社會公眾獲取、分享信息的重要渠道。但網絡在給社會公眾帶來便利的同時,也成為謠言的“溫床”。 由于網絡的開放性、網絡傳播主體身份的隱匿性、受眾的多元性等特點,某些別有用心的人為了謀取非法利益,在網絡上肆意發表以偏概全、無中生有的言論,使不明真相的社會公眾陷入認識錯誤和恐慌,嚴重損害相關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甚至釀成群體性事件,威脅社會和諧穩定。本案被告人因對社會不滿,編造虛假信息和煽動性言論在網絡上大肆傳播,同時還親自到現場并煽動他人起哄鬧事,引起當地秩序的嚴重混亂,造成了特別惡劣的社會影響,其行為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第二款規定的“編造虛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編造的虛假信息,在信息網絡上散布,或者組織、指使人員在信息網絡上散布,起哄鬧事,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的情形,構成尋釁滋事罪。本案宣判后被告人認罪認罰,實現了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通過本案的依法審理,不僅讓網絡造謠傳謠者受到應有懲罰,同時告誡廣大網民在網絡空間也要守法自律、文明正直,不信謠、不傳謠,對于規范引導網民行為,凈化網絡空間環境,保護公民合法權益,維護社會和諧穩定具有積極意義。

 

案例二:紅曉次迫等人煨桑祈福引發特大森林火災被判承擔刑事及民事責任案

 
一、基本案情
2018年2月16日早上7時左右,雅江縣惡古鄉馬益西村下馬益西組15戶、中馬益西組7戶家中各派一人到扎拉山去煨桑祈福。被告人洛讓第一個到達扎拉山祭祀位置,并在祭祀臺西側就地收集干樹枝圍成一堆,用打火機點燃火堆烤火,隨后被告人紅曉次迫、布錯等人到達并圍在火堆邊烤火,等22家村民陸續到齊后,就開始煨桑祭祀,被告人紅曉次迫叫人從烤火的火堆中拿了一根正在燃燒的樹枝給自己,并用此樹枝點燃了祭祀臺上用于煨桑的火堆。祭祀完畢后,被告人紅曉次迫和布錯負責熄滅火堆后下山回家。當日17時左右,馬益西村煨桑地發生火災。案發后,洛讓于2018年2月21日,紅曉次迫、布錯于2018年2月22日向雅江縣森林公安局投案自首。經調查,火災起火點位于煨桑點,失火面積970.5316公頃,受害面積為913.3648公頃,直接經濟損失估算結果為人民幣35092843元,其中包括立木資源損失人民幣32850240元、非木質林產品損失人民幣484125元、火災撲救費人民幣1758478元。四川省雅江縣人民檢察院于2018年8月10日向四川省雅江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指控被告人紅曉次迫、洛讓、布錯犯失火罪,并于同年8月15日提起附帶民事公益訴訟。
二、裁判結果
四川省雅江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紅曉次迫、洛讓、布錯明知在野外用火,可能會引發森林火災,仍引火煨桑,從而引發森林火災,造成嚴重后果,其行為已構成失火罪,應依法予以懲處。被告人紅曉次迫、洛讓、布錯引火煨桑引發森林火災的行為同時對生態環境造成破壞,除應受刑事處罰外,還應承擔修復生態的民事責任。白馬扎西等19人參與煨桑,未對火堆徹底滅火引發森林火災,造成馬益西村集體林和國有林受損,損害了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應當承擔修復生態、賠禮道歉的民事責任。鑒于被告人紅曉次迫、洛讓、布錯主動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系自首,同時愿意補植樹木,以修復被其破壞的生態環境,認罪態度較好,具有悔罪表現,對3名被告人從輕處罰。遂依法以失火罪分別判處被告人紅曉次迫、洛讓、布錯有期徒刑六年;并判令 22名責任人在2021年對雅江縣惡古鄉馬益西村失火地補種植樹不低于439400株,對失火地栽植的苗木采取插枝扶苗和開展五年的日常巡護進行管護,確保存活;3名刑事被告人自刑滿之日起對失火地栽植的苗木開展三年的日常管護;22名責任人通過媒體向社會公眾公開賠禮道歉。
一審宣判后,本案在法定期限內沒有抗訴、上訴。一審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
三、典型意義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建設生態文明,關系人民福祉,關乎民族未來”,“在生態環境保護問題上,就是要不能越雷池一步,否則就應該受到懲罰”??梢?,保護生態環境是我們每一位公民義不容辭的責任和義務。少數民族有其獨特的風俗習慣和民俗活動,應予尊重和保護,但如果因此破壞了生態環境,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同樣應承擔法律責任。本案中,雅江縣村民在煨桑祈福過程中引發特大森林火災,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巨大,且嚴重破壞了當地的生態環境。法院在辦理過程中堅持恢復性司法理念,在打擊犯罪的同時,推行“補植復綠、恢復生態”新舉措,全力服務生態文明建設,不僅為廣大人民群眾上了一堂生動的法治教育課,還體現出了司法對生態環境保護的責任擔當。
四、專家點評
點評人:左衛民,四川大學法學院院長,博士生導師,教育部長江學者。
本案本來是一起由民間祭祀活動引發的失火刑事案件,案情相對簡單。亮點在于當地檢察機關根據相關法律和司法解釋之規定,對3名刑事被告人和未被追究刑事責任的其他19名共同侵害人提起了附帶環境公益民事訴訟。本案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裁判結果既充分考慮了犯罪的社會危害性和被告人具有的法定情節,量刑適當,更重要的是,確認了22名共同侵權人的民事責任,責令其恢復生態并賠禮道歉。本案由檢察機關作為原告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具有充分的法律依據,本案的裁判做到了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高度統一,也為今后附帶民事公益訴訟的運作提供了可資參考的重要示范。

 

 

案例三:周敬“惡勢力”團伙被依法追究刑責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周敬、吳正友、祝艮超、陳龍、王小虎、魏云鵬、張貴文、唐興武、蘇超偉等人自2015年下半年以來,相對固定地糾集在一起,形成以周敬為首的“惡勢力”團伙。周敬“惡勢力”團伙以眉山市彭山區觀音鎮為核心區域,多次采用開車圍堵當地砂石場大門索要財物;接受他人有償委托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暴力追債;使用暴力威脅、毀壞財物強行入干股等方法非法斂財。截至2016年,該團伙先后實施敲詐勒索犯罪8宗、尋釁滋事犯罪2宗、非法拘禁犯罪2宗。在此過程中,團伙部分成員還分別實施了販賣毒品、容留他人吸食毒品、開設賭場等犯罪活動。被告人陳云慧、蘇迪等人雖不是“惡勢力”團伙成員,但各自出于索債或謀財等目的,參與了該團伙及其成員部分敲詐勒索、非法拘禁和尋釁滋事等犯罪行為。
二、裁判結果
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周敬等13名被告人敲詐勒索他人財物數額巨大或者數額較大,其行為構成敲詐勒索罪,周敬等5名被告人多次實施敲詐勒索犯罪,且被告人周敬在8起敲詐勒索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周敬等8名被告人破壞社會秩序,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任意損毀他人財物情節嚴重,其行為構成尋釁滋事罪。周敬等11名被告人故意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其行為構成非法拘禁罪。被告人王小虎、陳龍非法銷售毒品甲基苯丙胺,其行為構成販賣毒品罪。被告人周敬容留多人和容留未成年人吸食毒品,其行為構成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告人魏云鵬、陳云慧、蘇迪以營利為目的,開設賭博場所,其行為構成開設賭場罪。結合各被告人的犯罪情節,一審以敲詐勒索罪、尋釁滋事罪、非法拘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數罪并罰,判處周敬有期徒刑十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二千元;對吳正友、王小虎、陳龍、祝艮超、魏云鵬、唐興武、梅偉、張貴文、陳云慧、蘇超偉、蘇迪、楊交、張揚、黃正華等其他14名被告人,按各自參與的犯罪活動,分別以敲詐勒索罪、尋釁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販賣毒品罪、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年至七個月、緩刑一年不等的刑罰。
一審宣判后,周敬等10名被告人不服,向四川省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四川省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2018年以來,根據黨中央、國務院和省委部署,全省持續深入推進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果。人民法院作為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重要參與者,尤其是作為黑惡刑事案件的裁判者,堅持聚焦涉黑涉惡問題突出的重點地區、重點行業、重點領域,依法嚴懲黑惡勢力犯罪分子,有效鏟除黑惡勢力滋生土壤,提升了人民群眾的安全感、幸福感和獲得感。本案中,周敬等被告人以非法斂財為目的,在砂石、民間借貸等與人民群眾生活密切相關的行業領域內,以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脅等手段,有組織、有計劃地實施敲詐勒索、尋釁滋事等犯罪,充當“地下執法隊”,擾亂了相關行業正常經營秩序,給當地人民群眾帶來較大的心理壓力,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是典型的“惡勢力”團伙犯罪案件。法院在審理該案時,嚴格貫徹掃黑除惡工作要求,準確適用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既嚴厲懲處了“惡勢力”團伙的組織者、領導者和骨干成員,又對團伙其他成員和參與部分犯罪的非團伙成員作出區別處理。該案充分彰顯了人民法院掃黑除惡的決心,營造了濃厚的掃黑除惡社會氛圍,取得了良好的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四、專家點評
點評人:袁志,四川省律師協會刑事辯護協會會長
在全國范圍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和國務院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事關社會大局穩定和國家長治久安,事關人心向背和基層政權鞏固,事關進行偉大斗爭、建設偉大工程、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人民法院作為國家審判機關,應立足司法審判核心職能,狠抓涉黑涉惡及“保護傘”案件審判工作,堅決貫徹依法嚴懲方針,始終保持嚴打高壓態勢。周敬“惡勢力”團伙的公開審判、被依法追究刑責就充分體現了人民法院的重要參與。通過依法嚴懲人民群眾反映最強烈、最深惡痛絕的黑惡勢力犯罪分子,讓人民群眾安全感、幸福感、獲得感進一步提升。
周敬“惡勢力”團伙的審判具有典型和示范效應。“惡勢力”犯罪團伙雖然還未演變為“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仍然會嚴重擾亂相關行業正常經營秩序,給當地人民群眾帶來較大的心理壓力,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必須露頭就打,打早打小。在審判過程中,審理法院牢固樹立“鐵案”意識,切實增強證據意識、程序意識,充分保障當事人、訴訟參與人的各項訴訟權利,在嚴懲首要分子和積極參加者的同時,貫徹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分化瓦解,取得良好的法律效果、社會效果和政治效果,獲得社會各界的一致好評。不僅為人民法院辦理類似案件提供了范本,而且充分彰顯了人民法院掃黑除惡的決心,推動廣大人民群眾積極參與到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去,助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不斷深入、不斷取得實效,圓滿完成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目標和任務。

 

案例四:張某甲等五子女不盡贍養義務被以遺棄罪處刑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張某甲、張某乙、張某丙、張某丁、張某戊五人系平武縣豆叩鎮某村村民張某子女。2008年五名被告人先后結婚離開該村到外地生活。2010年開始,被告人張某丁將其母親接到其處共同生活,留下當時已年滿七十二歲的被害人張某獨自生活。張某系建檔立卡貧困戶。期間五被告人并未協商張某的日常照顧及生活來源等贍養事宜。2016年7月至2017年4月,被害人張某多次因慢支炎急發、肺氣腫、腦供血不足及急性腸胃炎住院治療,村組干部及衛生院醫護人員多次通知五被告人,但五被告人之間相互推諉,均未到醫院進行照顧,由村組干部輪流看護。出院后被害人張某向平武縣豆叩鎮司法所尋求法律援助,要求其子女履行贍養義務。司法所工作人員多次電話通知五被告人,五被告人均拒絕到場調解,甚至拒接電話。2017年4月30日,被害人張某因嚴重腹瀉、體力不支,經村組干部電話通知子女后,被告人張某乙、張某丁和張某丙將張某送至當地衛生院住院治療,入院后第一天由張某丙看護,第二、三日由張某甲看護,之后再無子女看護。2017年5月18日,張某自行出院。同月27日,村干部走訪貧困戶時才發現張某死于家中,歿年80歲。
二、裁判結果
四川省平武縣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張某甲、張某乙、張某丙、張某丁、張某戊身為子女,均有能力履行贍養義務,卻相互推諉,企圖將自己的法定義務推卸給國家、社會,對于年老、患病、沒有獨立生活能力的父親負有贍養義務而拒絕履行,致使被害人獨自在家無人照料繼而因病死亡,情節惡劣,其行為均已構成遺棄罪,依法應當懲處。為提倡、繼承和發揚中華民族傳統美德,依法保護老年人合法權益,根據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以遺棄罪判處被告人張某甲有期徒刑二年;判處被告人張某乙、張某丙、張某戊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判處被告人張某丁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
一審宣判后,本案在法定期限內沒有上訴、抗訴。一審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
三、典型意義
贍養老人是為人子女應盡的法律義務。在我國老齡化進程日漸加快的形勢下,“盡孝”問題顯得更加突出?,F實生活中,子女不贍養老人的現象頻繁發生,甚至有的老人有好幾個子女,卻仍然無人贍養,需要運用法律手段依法懲治不孝敬老人的行為、切實維護老年人合法權益。本案中,5名被告人長期怠于履行對老父親的贍養義務,導致老人生病后未能得到有效治療和照看,最終獨自病死家中。法院依法以遺棄罪對5名被告人判處相應刑罰,既懲治了不孝子女的犯罪行為,也讓廣大群眾受到一場法治洗禮,引導社會公眾積極履行孝敬老人的義務,進一步弘揚中華民族敬老、養老、助老的傳統美德。
四、專家點評
點評人:李凊,四川省政協委員,博紳律師事務所主任
“百善孝為先”。孝敬父母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是人的基本道德要求,也是為人子女的基本責任。但在現代社會,一些人的道德觀念淡化,因為各種理由不孝敬老人、逃避法定贍養義務,導致老人不能安享晚年,甚至在貧病中離世。這種情況不僅與中華民族傳統美德相違背,更會受到法律的制裁?!稇椃ā返谒氖艞l規定“成年子女有贍養扶助父母的義務”?!独夏耆藱嘁姹U戏ā返谑粭l規定“贍養人應當履行對老年人的特殊需要。”第十五條規定“贍養人應當使患病的老年人及時得到治療和護理;對經濟困難的老年人,應當提供醫療費用。對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年人,贍養人應當承擔照料責任;不能親自照料的,可以按照老年人的意愿委托他人或者養老機構等照料。”《婚姻法》第二十一條規定“子女對父母有贍養扶助的義務,子女不履行贍養義務時,無勞動能力的或者生活困難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給贍養費的權利。”《刑法》第二百六十條規定“虐待家庭成員,情節惡劣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使被害人重傷,死亡的,處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二百六十條規定“對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沒有獨立生活能力的人,負有撫養義務而拒絕扶養,情節惡劣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本案依據前述法律規定,判決公正,量刑適度,不僅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彰顯了法律懲治不孝子女犯罪行為的否定性評價,也讓廣大群眾受到一場法治洗禮,契合法律指引第三人和社會公眾積極履行憲法、刑法、婚姻法、老年人權益保護法等確定的法定義務的導向功能。法律不應超脫出人類的情感和倫理而存在。刑事司法應塑造民眾對它的“樸素信仰”,充分衡量可能帶來的現實影響和社會后果,尤其更應體現人本、人道、人倫精神,應更具有溫度、熱度、風度。

 

白小姐4肖必选一肖